首页
游客,欢迎您!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剧评 > 正文

“韶韶”江苏话剧界的老朋友们

作者:东方龙 来源: 日期:2019/5/15 23:35:49 人气:0 加入收藏 标签:话剧剧评怎么写

  南京曾经既有前线话剧团,又有江苏省人民艺术剧院和南京市话剧团。一个城有三家专业话剧团,这在全国并不多见。作为编剧,我有一大帮来自话剧界的朋友。干编剧这一行的,在南京,至少有三代。老一辈的有陈白尘这样的大家,比陈老后一点的,还有周特生、刘川、白文、李培健、关世楠等,他们与我都有交往。

  我和周特生的相识颇为偶然。1975年,上海话剧团搞了一台戏《火红的年代》,大家都去看。回到南京,出站时遇见中学同学、当时已是省话剧团编剧的王立信,他旁边有一位吃力地提着旅行包的老同志,这就是周特生。周特生是江苏话剧界的名宿,既是导演,也写剧本,曾陈白尘排过《图》,进过“白公馆”,在“省话”排过《塔尼亚》《阿Q正传》和《下里巴人》。我写第一部话剧《卫星上的交响乐》时,他常热心地为我指点迷津。转眼到了2008年,我在南艺教书,周老的儿子忽然联系我,说父亲去世了,还说父亲临终时嘱咐他:“要告诉赵家捷。”我懊悔极了,要是能早点得到消息,也许我还能见他最后一面。

  在周特生家里,我认识了大名鼎鼎的刘川。1956年,刘川替杨履芳的《布谷鸟又叫了》打抱不平,在剧评中提出“第四种剧本”的主张。那时的戏剧和电影,只有工农兵三种题材,第四种是什么?刘川认为,就是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。他说,戏剧不能一味,要生活中的矛盾和不足。他的主张在全国文艺界掀起轩然大波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,刘川就是江苏话剧界的一面旗帜。我一直认为,他着话剧的传统和,这个传统就是现实,拥抱生活,坚守人文主义立场。

  再说说同代人的故事。我在话剧界崭露头角时,姚远、赵耀民、李龙云几位考取了陈白尘的戏剧研究生,开始了他们的创作道,我们也从此成了朋友。

  姚远是个极有戏剧禀赋的人,不管说什么故事都有声有色。他早先在江苏高淳插队,后来进县剧团成了一名大提琴手。在陈白尘先生的指导下,他写了第一部大戏《下里巴人》,堪称上世纪八十年代写实主义戏剧的突出成就。戏里有他自己的影子,戏里那些人物,那种情节和细节,没有经过生活的沉淀是无论如何写不出的。2015年,在董健的学术研讨会上,我们又见面了,他送我一条烟,对我慰勉有加。我常惦记他,却不知道他近况如何。

  赵耀民的戏剧事业也是从南京开始的。1983年,他还在南大读研,在江苏首届青年戏剧节上,雷国华排了他的《街头小夜曲》,用了“前线”和“省话”的演员。那出戏,让中国话剧界眼前一亮,我还专门在《中国戏剧》上写了一篇文章分析这出剧作。三十多年过去了,“马求爱者”这个形象,至今活在我们的脑海里。几年前,他到南大,系里请饭,他指名要我出席,我们还拍了张合影。又过了两年,我在南艺的学生滕思泉要考他的研究生,我给他打电话,他太太陈琼接的,“我们移民了!”耀民,你在过得好吗?

  江苏话剧界里,应该写写的朋友还有好多。有一段时间,大约是八十年代中后期,我们成了一个圈子,常常在一起,大家约定,谁拿了稿费谁请客。经常参加的有姚远、蒋晓勤、马中骏、王承刚、方洪友,地点就在省京剧院经营的小饭店里。记不清是谁曾经提了一个:每人写一个小剧场戏剧的本子,一起在江苏搞一个小剧场戏剧节!大家一致同意。我这人有点憨,把这事当真了,回去就搞剧本,于是写成了后来的《天上飞的鸭子》。小剧场戏剧节也搞成了,不过不是的那帮朋友经办,而是我和郝刚,还有的王育生和童道明。其他几个人呢?剧本都没写。

  除了编剧朋友之外,还要说一个人,他就是舞美设计师马长山,绝对是个人物。如果你在马上碰见他,最好绕道走,他要是逮住你就没完没了。他永远年轻,永远热情,永远亢奋,永远不知疲倦。还有一点很重要的,他永远自信!我的好多舞台剧,都是请他负责舞美。《天上飞的鸭子》中,他在观众席里设了三个演区,中间有栈道相连。亏他想得出来!这个舞美设计的模型,后来由中国舞美协会推荐参加1990年在布拉格举办的国际舞美博览会。老马也不年轻了,和我一般大。他和王培英夫妻几十年,闹了几十年,可现在还黏在一起。不知闹不闹了?老马,你什么时候老呢?

本文网址:http://k121.cn/show.asp?id=48821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