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
游客,欢迎您!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票房 > 正文

都说流强无敌怎么今年北美票房还涨了呢

作者:东方龙 来源: 日期:2019/1/11 9:11:05 人气:0 加入收藏 标签:北美票房排行榜

  2018年,在《黑豹》、《复仇者联盟3:无限战争》、《侏罗纪世界2:失落王国》等的轮番攻势下,北美票房一改去年颓势,实现了115亿美元的历史新高。如果《海王》、《欢乐满2》能够席卷圣诞档,好莱坞影片今年的全球收入也有望刷新纪录。

  此时此刻,想必电影公司与影院都松了一口气。去年的这个时候,整个电影行业都萦绕着乏力与过时的阴云,Netflix与亚马逊的后来居上着实让大家肉跳心惊。那么,为什么今年走进影院的观众变多了呢?

  “一切都与内容有关,”华纳兄弟国内发行主管杰夫·戈尔茨坦(Jeff Goldstein)说,“因为影院里有观众想看的电影。”

  今年走进影院的观众能在银幕上看到更加多元的题材和人物,《摘金奇缘》、《黑豹》、《瞒天过海:美人计》让亚裔、非裔还有女性成为了主角。如今,整个好莱坞都在激烈探讨如何推进包容,有志于此的电影也开始将目光从白人男性演员身上移开。

  与往年不同的是,今年北美票房每个月都有可观的收入进账,不再集中于暑期与节日等热门档期,不少吸金的上映时间在以往都是“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”的月份。

  “每个月我们都能看到打破预期的影片,”美国国家影院业主协会与研究主管菲尔·康特里诺(Phil Contrino)说,“所以今年的票房才能创下新高。”

  2月上映的《黑豹》是今年美国国内票房最高的影片,而《毒液》、《一个明星的诞生》、《月光光心慌慌》也让10月票房有了新的突破。免去了暑期档与节日档的厮,不少影片成功分得了观众的注意力,收获了不俗的票房。

  这是一个喜人的成绩,但是电影行业绝不能自满,不平衡的影片构成以及系列电影后劲不足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。今年,迪士尼及旗下漫威、皮克斯、卢卡斯影业依然是最大赢家,以30亿美元的收入坐拥四分之一美国国内票房,比排名第二的环球影业足足多出12亿美元。对福斯电影资产的收购完成后,迪士尼还将在收入分成与电影排片谈判上拥有更多筹码。

  对特定题材与系列电影的过分依赖同样令人忧心。今年美国国内票房最高的10部电影中,有6部均为超级英雄电影,而在全球票房最高的10部北美电影中,除了《绿毛怪格林奇》,其余9部都是续集或是衍生电影,这样的结果无疑说明了原创内容的薄弱,而《绿毛怪格林奇》本身也改编自著名畅销童书,无论是银幕还是荧屏都已经有过创作。

  问题在于,部分系列电影的时间线拉得太长,许多都已经走过了二十、三十、甚至四十个年头(如《星球大战》),但电影公司的新尝试往往不尽如人意。以环球影业为例,它与合作伙伴斥资1亿多美元打造的蒸汽朋克科幻片《掠食城市:致命引擎》即使有《指环王》作者彼得·杰克逊,也无法改变亏损多达1.25亿美元的命运,狮门影业发行的1亿美元冒险动作片《罗宾汉》刻画了这位年轻英雄的崛起之,但同样没能挺过票房这一关。为开发一部付出的大量时间与意味着犯错的空间极其有限,《游侠索罗:星球大战》在美国国内票房破亿,但只要全球票房无法突破十亿关口,依然还是亏。

  随着电影成本持续提升,连锁影院也一直在千方百计地吸引观众。为了能让观众从家庭娱乐平台里抽离出来,越来越多影院开始走体验线,为观众保留座位,还提供躺椅和酒精饮料。但事实上,观众想要的不是星级服务,而是实惠。虽然MoviePass因为资金枯竭、服务不到位、涉嫌欺诈等问题节节败退,但它毫无疑问在全美推广了“月卡”的观影模式。在它之后,AMC与Cinemark都陆续推出了自己的套餐,Regal的母公司Cineworld似乎也在筹备同类的服务。现在,影院要决定的是如何合理定价,既能吸引年轻消费者购买,又能影院自身的利润增长。

  “我们跟上了千禧一代的节奏,找到了他们爱用的模式,”AMC首席执行官亚当·阿龙(Adam Aron)说。“我们觉得自己的方式是对的,而其他影院都犯了不少错误,没有明朗的前景。相比之下,我们没有。我们的定价比其他影院至少要高出一倍。”

  票房与影院上座率的提升是今年北美电影市场的关键词,但AMC、Cinemark、Imax等上市连锁影院的股价并没有随之增长。以AMC为例,比起2016年每股35美元的高价,如今的16美元还不及两年前的一半,Imax和Cinemark同样没能从当时波及整个行业的抛售中恢复。

  “华尔街对2019年的票房走势仍持怀疑态度,”B. Riley & Co.影院行业分析师艾瑞克·沃尔德(Eric Wold)说,“2002年至今,影院的上座率还没出现过连续增长。”

  美国国家影院业主协会委托的调查已经表明,相对低价的娱乐平台并没有“”电影院,喜欢使用流服务观看影视节目的人同样是电影院的常客,而在过去12个月影院观影频率不低于9次的受访者也比只有1-2次的人观看了更多流视频内容。话虽如此,但流公司对内容创作者的大方可不是所有传统电影公司都能做到。据透露,2018年Netflix在内容上总共投资了130亿美元,而亚马逊也拿出了60亿美元。这样的大手笔,也难怪阿方索·卡隆和马丁·斯科塞斯等重磅制作人会欣然与之签约。此外,流公司的审查压力也比迪士尼这样的传统公司小上许多。以Netflix为例,只有在统计数字一片向好的情况下,它才会透露票房或者收视数据,而传统的电影公司在收入方面往往更加透明。

  如今,Netflix与亚马逊都是业内的“创意天堂”,远离了票房等商业压力。如果阿方索·卡隆的《罗马》,塔玛拉·詹金斯的《私生活》,或是马丁·斯科塞斯的《人》由一家传统电影公司出品,十有拿不到同一水平的预算。今年在威尼斯电影节上,斯派克·李曾说,“Netflix开出的预算,在其他电影公司绝对见不到。如果你是一位艺术家,面对这样的预算,你要做的决定只是要不要把电影拍出来。”

  当然,成功也伴随着代价。阿方索·卡隆等制片人希望自己的影片能够走进影院,但迎接Netflix的只有抵制,影院都不愿意上映一部几周后就要在线上的作品。也有不少导演有言,以前影片在院线上映能够立即获得观众反馈,但如今在Netflix获得的关注总是很快就消失了,他们只能空有一颗参与广泛文化对话的心。如果Netflix真的是影院的未来,我们可能要为此付出不小的代价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k121.cn/show.asp?id=42416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