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
游客,欢迎您!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剧评 > 正文

后世名人对卫子夫弟弟卫青的评价

作者:东方龙 来源: 日期:2018/12/6 20:43:12 人气:0 加入收藏 标签:卫子夫电视剧剧评

  司马迁在《卫将军骠骑列传》中很强调卫青的外戚身份,更多描写卫青低调的处世作风,对其战功的叙述却远不如李广事迹详细;

  《史记评林》中黄震(宋)评:“凡看卫霍传,须合李广看。卫霍深入二千里,声振华夷,今看其传,不值一钱。李广每战辄北,困踬终身,今看其传,英风如在。史氏抑扬予夺之妙,岂常手可望哉?”

  黄淳耀(明)则认为:“太史公以孤愤之故,叙广不啻出口,而传卫青若不值一钱,然随文读之,广与青之优劣终不掩。”认为司马迁对李广和卫青的评价不公。

  陈仁锡:“太史极不满于开边生事,恩幸滥宠,而卫霍二将却正坐此,故篇中屡有微言。然白登之围,天骄之横,向非卫、霍两将军,终汉之世边境无宁日矣。卫霍之功安可以外戚没乎?且卫霍纵能以外戚贵,宁能以外戚胜乎?使帝以外戚之嫌裁减封爵,何以竞才之用,何以为武帝乎?传中屡以“皇后”为言,何其浅也。须知武帝不独以戚贵青,青亦不独以戚呈身。”

  另一方面,司马迁在《淮南衡山列传》中也曾引用旁人对卫青的赞誉:“遇士大夫有礼,于士卒有恩,众皆乐为之用”、“骑上下山若蜚,材干绝人”、“虽古名将弗过也”,赞扬卫青才干绝人、爱护将士,是古来少有的良将。

  班固在《汉书》中以‘长平桓桓,上将之元’高度评价卫青,而后世被的一些墨客却常以卫青‘不败由天幸’等形容作诗,寄情于自己事业失意的不满。卫青

  其实,司马迁同情李广之悲勇数奇,是和韩安国等相比的;并没有拿李广比卫霍 认为他足以败匈奴的意思,但因描写时的带上了主观情绪,让后世之文人因爱太史公之文而被其情所动,以贬低卫青、推崇李广的结果,也实非太史公所料。

  (“史公虽许广,然止言其勇,悲其数奇,与论韩安国意同;论之称许亦张季、冯公之等耳,未曾有用广已足御匈奴之意也……史公于此传及卫、霍传颇抑扬其词,乃其偏习,与好事者则喜之,与不好士者则贬之,观两论已可见,此岂论世知人之定准哉?后世好史公之文,为其情气所动,因慷史公之慨,而极贬卫霍、推李广,非史公意也”刘咸炘《太史公书知意》)

  与文人毁誉参半相比,后世的军事家则一致对卫青十分推崇,古时常有“孙吴白韩,颇牧卫霍”(孙武、吴起、白起、韩信、廉颇、李牧、卫青、霍去病)的说法。

  :作战在我不在敌,关键不拘于泥,昔汉将卫青、霍去病勇于革新战法,远渡绝漠,运动于敌之软肋,出敌不意,攻敌无备,故百战百胜。

  何武上疏汉元帝曰:虞有宫之奇,晋献不寐;卫青在位,淮南寝谋。故贤人立朝,折冲厌难,胜於形。

  唐太《诏》:有隋灾乱,凭陵转甚,疆场之萌,曾无宁岁。朕韬干铸戟,务在存养。自去岁迄今,降款相继,不劳卫霍之将,无待贾晁之略,单于稽首,交臂藁街,名王面缚。归身夷邸,襁负而至,前后不绝。

  曾国藩:《与李次青》,《曾文正公书札》卷五,第32页:有为者“不宜复以资地限之。卫青人奴,拜将封侯,身尚贵主。此何等时,又可以寻常行墨困奇倔男子乎!”

  曾国藩文集笔记 英雄诫子弟:卫青遇士大夫以礼,与有恩,西门安于矫性齐美。关羽、张飞,任偏同弊。行已举事,深宜鉴此

  曹彰字子文,少善骑射,能手格猛兽。操尝戒之曰:汝不读书而好弓马。此匹夫之勇,何足贵乎?曹彰曰:大丈夫当学卫青、霍去病,立功沙漠,长驱数十万众,纵横天下,何能作博士耶?

  操尝闻诸子之志。彰曰:好为将。操问:为将何如?彰曰:披坚执锐,临难不顾,身先士卒;赏必行,罚必信。操大笑。

  故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平章事韩国公张府君,年位不侔,志业相许,引之入幕。辟以论兵,抗礼肃庭,握手密坐,尝谓 人曰:“此子才武,气荩华夷,逸翮将抟,巨鳞必纵,虽赵有李牧,汉有卫青,练彼朔方,剿于獯虏,无以居其右也。”由是声闻于天,威震于朔,凡欲追讨,皆籍率先

本文网址:http://k121.cn/show.asp?id=40320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