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
游客,欢迎您!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剧评 > 正文

电视剧《北平无战事》想说啥

作者:东方龙 来源: 日期:2018/11/8 16:52:36 人气:0 加入收藏 标签:北平无战剧评

  刘和平演绎的故事是:因为要反腐,也因为要培植青年,蒋经国一通电话打到军事法庭,了军令、轰炸开封的飞行大队大队长方孟敖,并让他担任稽查队长,调查北平吃空学生配给粮的贪腐案,故事就此铺开。

  方孟敖军令,轰炸开封。他和他的飞行大队因此被送上军事法庭。法庭上,方孟敖的队员们整齐划一地复制着他的一举一动。刘烨扮演的飞行队长方孟敖桀骜不驯,他是的特别。有人觉得这个太不听党的话了,导演孔笙解释:他从没过过组织生活,没受过思想教育,他有的一面,有强烈的个人意识,这是很正常的。 (剧组供图/图)

  刘和平演绎的故事是:因为要反腐,也因为要培植青年,蒋经国一通电话打到军事法庭,了军令、轰炸开封的飞行大队大队长方孟敖,并让他担任稽查队长,调查北平吃空学生配给粮的贪腐案,故事就此铺开。

  燕大副校长何其沧在众北平学生中间,对面是荷枪实弹的国民和军队。画外音响起:“一边是代表的,一边是代表的国家脸面。一旦发生冲突,便会踏着国家的脸面碾过去。”

  2014年10月6日,电视剧《北平无战事》如期,这部糅合了肃贪、币制、国共谍战的历史正剧,两天后就登上电视剧收视率榜首。

  2012年11月,召开之后,反腐成了重中之重。找导演孔笙来谈《北平无战事》的人又多起来。孔笙找来老搭档、制片人侯鸿亮,为《北平无战事》敲定了最终的一笔投资。

  2013年9月,《北平无战事》拍摄完后送审。此时,反腐飓风已经席卷中国,到2014年7、8月份审查结果出炉的时候,的副部级以上“大老虎”已经多达数十人。为了片子能在预定时间,《北平无战事》还走了一通审查“绿色通道”。

  最终摆在刘和平和孔笙面前的,是一份15页纸的审查意见。刘和平大抵接受:“大部分意见是鸡毛蒜皮的小事。关于反腐的意见,一条也没有。”

  1948年,因为连年战争和贪腐,北平经济已经崩溃,粮食价格飙涨。按国民的配给制度,北平学生每人每天只有半斤口粮。这么点救命粮,也有人不放过。一万五千多名东北学生的口粮配额,被悄悄吞掉。学生们,却被射击,9人,史称“七五惨案”。

  此前三个月,蒋经国在南京秘密成立了“铁血救”。成立大会上,蒋经国陈词:“日益腐化,日益恶化;救要一手反腐,一手。”这也是史实。

  刘和平演绎的故事是:因为要反腐,也因为要培植青年,蒋经国一通电话打到军事法庭,了军令、轰炸开封的飞行大队大队长方孟敖,并让他担任稽查队长,调查北平吃空学生配给粮的贪腐案,故事就此铺开。

  尽管处处与反贪腐有关,刘和平不愿意称呼《北平无战事》为“反腐剧”:“反腐就把它说小了。”他最想指向的那层意思,是1948年的币制。反腐是这次币制的一部分。

  刘和平一直关心中国历史的转型期:他写《雍正王朝》,讲的是雍正新政;写《大明王朝》,讲的是与人性解放空前冲突的时代。1948年币制的失败,直接导致在前线年,刘和平觉得是时候审视了:“以往我们一直的那些口径,未必那么客观。”

  在可见的大部分史料里,提起1948年的币制,统一的口径是:“币制的目的,就是从人民手中黄金白银外汇。”这句话,也出现在《北平无战事》的剧情简介里。

  尽管从结果来看,成了事实:币制最核心的,就是让把手里的金银外汇等硬通货,兑换成新发行的金圆券。理论上,应该强制稳定金圆券的价值,但最后,因为没有足够的准备金来坚挺币值,人们手里的金圆券还是成了废纸。那些用废纸换来的硬通货们,却随着蒋介石飞去了。

  “他们最初的目的,肯定是稳定国统区的经济。这样才能换来美国更多援助。”刘和平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,“当然了,银行那些搞金融的知道,银行没有准备金,垄断财团又不愿拿物资来坚挺市场,讲是不可能的。但经济成了那个样子,他们也只能知其不可为而为之。这也是饮鸩止渴。”

  当年搞币制,蒋经国不可谓不卖力。他时常坐在办公室里,日夜上海的富商巨贾,他们把黄金白银拿出来。谁要胆敢违反新制,多半遭殃。财政部秘书陶启明、杜月笙大公子杜维屏、巨贾荣鸿元等一批“大老虎”,都在蒋经国的一双铁腕下,锒铛。

  尽管明确表过态:“只打老虎,不打苍蝇”,可最终“苍蝇们”也难免跟着遭殃。小商贩们和大老虎们一样,怕金圆券贬值,捂着东西不卖。老百姓买不到必需品,经济只能崩溃。

  “管制经济,本身就是不符合规律的。”刘和平觉得根子在这儿,“不论是金融,还是别的什么事儿,在没完全弄清楚规律之前,最好都慢一点。”

  廖凡演的燕大经济学教授梁经伦算是“无间道”。在北平学生眼里,他是进步学者;实际上,他是地下;但他的终极身份,是蒋经国“铁血救”的核心。 (剧组供图/图)

  第一次因为《北平无战事》见到刘和平时,孔笙直截了当地说:“是个好剧本,但不知道能不能挣钱。最主要的是,我们得规避一些东西。”

  孔笙给拍过不少戏,对于哪些戏可能有问题,应该如何规避,颇有经验。他做的第一件事,是为处在暗线里的增加戏份,并且特地强化了由领导的北平城工部对和平解放北平做的努力。

  另一方面,孔笙特意找了“一些不错的演员”来演:“别让大家都觉得这边太强了,全是大腕。轮到演就是一群不知名的演员。”

  《北平无战事》里聚集了影帝共七位,占了三个,还有两位人士,是为国民办事的。男主角刘烨演的方孟敖是个特别,连组织生活都没有过,因而真正标准的演的影帝只有一位:倪大红扮演的谢培东。

  谢培东长年潜伏在银行北平分行做襄理,得知爱女谢木兰被处,得强忍着难过不声张。“你想想都觉得挺英雄的。”孔笙说,可这并不能平衡演员阵容对的倾斜。孔笙拉来马少骅、李晨这样的“熟面孔”客串,算是为人博眼缘。

  董勇扮演的少将曾可达,起初显得太正面:抓贪腐、揪,对蒋经国不二。孔笙和刘和平只能做些调整。比如,让他总是把揪看得比抓贪腐更重要。又比如,燕京大学教授、“铁血救”核心梁经伦向曾可达倾诉自己对国民的失望,此时,主任陈方却突然现身,梁经伦随后就受到调查。显然,梁经伦的思想动态,早被曾可达了。“在那一笔上,曾可达也挺的。”孔笙说。

  最谨慎的部分,还是在从来没露过正脸的“建丰同志”蒋经国身上。“建丰同志”在戏里只存在于电话里、电报上,却总好像掌握全局。刘和平用蒋经国在“铁血救”成立大会上的宣言作为母本,来设计他的语体。之所以没采用蒋经国日记,刘和平的道理是:“蒋经国的日记不能信,他写完了都要给他父亲看。”

  即便只是通过声音,蒋经国也显得极为正面。“蒋经国有很多反腐的决心,一不小心就会处理成一个英雄人物,这一点我们就稍微注意一下。”孔笙说道。

  谢木兰之,刘和平特意写了一笔:徐铁英是先请示了蒋经国,得到肯定回复后,才执行枪决,以此表达“蒋经国毕竟是一手的”。

  除了蒋经国,、、傅作义这些在片中不断被提及、和这段历史分不开的人物,都没有露过一次脸。刘和平觉得,就是要越过这些“历史的”,才能真正去探究历史水面下的波澜壮阔。

  对制片人侯鸿亮来说,这样的现实好处是减少审查压力:“这戏是重大题材,但不需要通过重大题材审查办来审,因为所有人物都没露面。”

  刘烨演的方孟敖,是潜伏在飞行大队里的特别,从来没有过组织生活,也没接过来自的任何任务。北平和平解放前夕,蒋经国特令方孟敖,将币制收获的黄金白银运往台北。方孟敖正打定主意不接受此命令的时候,却接到了第一封来自的任务,内容,惊人地和蒋经国的命令一样:“让把黄金带走,把留下。”运走黄金白银,其实是当时与傅作义谈成的和平解放北平的条件。于是,还没能来得及做一天真正的,方孟敖就带着黄金和任务去了,再也没回来。

  方孟敖有放荡不羁的一面。他曾在会议上,向天花板“啪啪啪啪”连开四枪;也曾经突然驾机,飞到了解放区边境去,吓坏了国共两方面。“他毕竟不是一个受党教育的,有些意识的表现,有些的气质,非常合理。”孔笙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

  有些意见刘和平并不完全认同,比如:“是不是把写得太好了?”“这种观念就是没有文化自信。”刘和平对南方周末记者评论道:“里就没有有理想的人了吗?在《论联合》里就说了,如果把都说成是,那绝对是错误的。”刘和平觉得,至少现在应该部分承认蒋经国了。这也是他在写《北平无战事》的时候遵循的:“讲的时候理直气壮,说的时候相对客观。”

  刘和平原本想把电视剧叫《最后的王朝》,和前两部王朝凑成三部曲,最后还是用了《北平无战事》:“《最后的王朝》表面上是把这戏说大了,其实反而把它说小了。我就撕开一个小口子,1948年到1949年1月,北平无战事,但是改朝换代了,原因在哪儿?”

  另一方面,孔笙特意找了“一些不错的演员”来演:“别让大家都觉得这边太强了,全是大腕。轮到演就是一群不知名的演员。”

  《北平无战事》里聚集了影帝共七位,占了三个,还有两位人士,是为国民办事的。男主角刘烨演的方孟敖是个特别,连组织生活都没有过,因而真正标准的演的影帝只有一位:倪大红扮演的谢培东。

  谢培东长年潜伏在银行北平分行做襄理,得知爱女谢木兰被处,得强忍着难过不声张。“你想想都觉得挺英雄的。”孔笙说,可这并不能平衡演员阵容对的倾斜。孔笙拉来马少骅、李晨这样的“熟面孔”客串,算是为人博眼缘。

  董勇扮演的少将曾可达,起初显得太正面:抓贪腐、揪,对蒋经国不二。孔笙和刘和平只能做些调整。比如,让他总是把揪看得比抓贪腐更重要。又比如,燕京大学教授、“铁血救”核心梁经伦向曾可达倾诉自己对国民的失望,此时,主任陈方却突然现身,梁经伦随后就受到调查。显然,梁经伦的思想动态,早被曾可达了。“在那一笔上,曾可达也挺的。”孔笙说。

  最谨慎的部分,还是在从来没露过正脸的“建丰同志”蒋经国身上。“建丰同志”在戏里只存在于电话里、电报上,却总好像掌握全局。刘和平用蒋经国在“铁血救”成立大会上的宣言作为母本,来设计他的语体。之所以没采用蒋经国日记,刘和平的道理是:“蒋经国的日记不能信,他写完了都要给他父亲看。”

  即便只是通过声音,蒋经国也显得极为正面。“蒋经国有很多反腐的决心,一不小心就会处理成一个英雄人物,这一点我们就稍微注意一下。”孔笙说道。

  谢木兰之,刘和平特意写了一笔:徐铁英是先请示了蒋经国,得到肯定回复后,才执行枪决,以此表达“蒋经国毕竟是一手的”。

  除了蒋经国,、、傅作义这些在片中不断被提及、和这段历史分不开的人物,都没有露过一次脸。刘和平觉得,就是要越过这些“历史的”,才能真正去探究历史水面下的波澜壮阔。

  对制片人侯鸿亮来说,这样的现实好处是减少审查压力:“这戏是重大题材,但不需要通过重大题材审查办来审,因为所有人物都没露面。”

  刘烨演的方孟敖,是潜伏在飞行大队里的特别,从来没有过组织生活,也没接过来自的任何任务。北平和平解放前夕,蒋经国特令方孟敖,将币制收获的黄金白银运往台北。方孟敖正打定主意不接受此命令的时候,却接到了第一封来自的任务,内容,惊人地和蒋经国的命令一样:“让把黄金带走,把留下。”运走黄金白银,其实是当时与傅作义谈成的和平解放北平的条件。于是,还没能来得及做一天真正的,方孟敖就带着黄金和任务去了,再也没回来。

  方孟敖有放荡不羁的一面。他曾在会议上,向天花板“啪啪啪啪”连开四枪;也曾经突然驾机,飞到了解放区边境去,吓坏了国共两方面。“他毕竟不是一个受党教育的,有些意识的表现,有些的气质,非常合理。”孔笙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

  有些意见刘和平并不完全认同,比如:“是不是把写得太好了?”“这种观念就是没有文化自信。”刘和平对南方周末记者评论道:“里就没有有理想的人了吗?在《论联合》里就说了,如果把都说成是,那绝对是错误的。”刘和平觉得,至少现在应该部分承认蒋经国了。这也是他在写《北平无战事》的时候遵循的:“讲的时候理直气壮,说的时候相对客观。”

  刘和平原本想把电视剧叫《最后的王朝》,和前两部王朝凑成三部曲,最后还是用了《北平无战事》:“《最后的王朝》表面上是把这戏说大了,其实反而把它说小了。我就撕开一个小口子,1948年到1949年1月,北平无战事,但是改朝换代了,原因在哪儿?”

  在的介绍中,该剧“全景式描述了1976-1984年的”。报道风传它将“首次展...

  宏观地看,可以说从1942年盛世才摆脱苏联控制归附,直到1962年伊塔事件后苏联在...

本文网址:http://k121.cn/show.asp?id=38811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