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
游客,欢迎您!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影评 > 正文

青岛44岁单身拾荒大姐自学英语二十年 曾卖血买教材_高清图集_新浪网

作者:东方龙 来源: 日期:2018/11/8 9:12:15 人气:0 加入收藏 标签:泰坦尼克号英文影评

  9月29日,今年44岁的袁英慧是青岛市城阳区城阳村人,至今没有结过婚,仍然独身一人。从20岁离家之后,一直在青岛各区的郊区租房、打工。目前她租住在城阳区西部的一个村庄 靠拾荒为生。让人想不到的是,就是这样一位拾荒者,却二十多年自学英语,还翻译了一本英文小说。

  在袁英慧的住处,不足10平米的小房间里,仅有一张床、一个跟板凳差不多大的茶几,床边上堆着好几层纸箱,尽管已经入秋,但因为房间通风不畅,苍蝇蚊子尤其多,全屋最显眼的摆设就是门后那一堆英语读物,有教材、也有袁英慧自己的翻译笔记,这些知识维持着袁大姐最后的体面。

  从20岁离家之后,她一直在青岛各区的郊区租房、打工,这次租住的房子,每个月房租160元,已经是她这么多年来住得最“奢侈”的一次了。袁大姐现在主要靠拾荒为生,每天六七点起床,自学手中的英语教材,等到中午邻居们倒完垃圾之后,袁大姐才开始工作,捡一些瓶瓶罐罐换几个生活费。除了她的住处,废品收购站是袁英慧最常来的地方。

  按袁大姐自己的说法,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个“文学少女”,在原城阳四中读书的时候,文科成绩就不差,语文和英语学得最好,但她的成绩不是班上最拔尖的,初一、初二的时候还能保持在班上十几名的,临近中考的时候,成绩只能算是班上中等,中学毕业之后袁大姐考入了崂山第一职高的服装专业。专业是一回事,自己的爱好又是一回事儿,尽管选择了服装专业,但袁英慧却不甘心当个裁缝,当时学校的服装专业文化课只学数学语文,她自己从学校的书库里买了高中的英文教材,准备自学。“我知道自己的水平,虽然喜欢文学,但是当作家太难了,退而求其次,我想当个翻译,也算是半个文学工作者。”袁大姐说,她当时的想法得到了家人的反对,父亲觉得她好高骛远;几次激烈的争吵之后,她决定。

  职高肄业之后,袁大姐去了村办工厂打工,但读书的习惯依旧保留着,《穆斯林的葬礼》、《平凡的世界》是她最喜欢的小说,但自己这个习惯却让她成了村里人眼中的“异类”。“不上学了还读书干什么?”袁大姐说,她成了村里人眼里“不走的人”,打工不好好打工,偏偏摆起读书的架子,读书的话,也就是个职高都没毕业的高职生,一天天的神气什么?村里人的话,传到了袁大姐父亲耳朵里,袁大姐记得那两年,父亲天天骂她,一天三顿地骂,不堪村里生活的自己,选择了离开,开始了之后二十多年的。邻居家订的,袁英慧总是会借来一读。

  袁大姐说,离开家对她来说是种,之后自己想学什么、想看什么再也没人管了。其实,在袁大姐的内心深处是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的,而这种根深蒂固的,跟袁大姐家的一位亲戚有关。袁大姐父亲的堂姐一直是她学习的榜样,她这位堂姑同样是工人出身,脱产5年,通过学习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学校。也正是因为这位姑姑的原因,连带自己的父亲都跟着沾了光,分配上了工作,学习、知识对人生际遇的改变,在袁大姐的心里深深地扎了根。图为袁英慧的英语词汇书,已经被她密密麻麻地做满了笔记。

  离家之后的袁大姐生活过得并不容易,没有家庭的帮助,自己也没有一技之长,靠打工拿到的薪水,租房过日子还说得过去,但要脱产学习,实在不现实,为了买上学英语的教材,袁大姐想到了卖血。在袁大姐年轻那会,中国最火的英语教材有三套,一套《新概念》,一套《许国璋电视英语》,还有一套《疯狂英语》,为了买齐这些书,袁大姐卖了两年的血。“ Lemon flavoured salt soda water”。在一个垃圾桶里,袁英慧捡到一个英文包装的饮料瓶,她拿起瓶子照着英文字母读了起来。

  袁大姐还记得,那时候卖血一次180块,还送一包饼干,三个月卖一次,每次卖完血她就去书店买教材,两年的时间,她前前后后买了《走遍美国》、《新概念》和《疯狂英语》。《疯狂英语》陆陆续续买了60套,还买了磁带和录音机,开始了自学英语的道。

  等到中午村民们倒完垃圾之后,袁大姐才开始工作,走街串巷翻垃圾桶,捡一些瓶瓶罐罐换几个生活费。学了这么多年,袁大姐英语到了什么水平?采访过程中,袁大姐拿出了她自己翻译的英文小说,英国作家罗伯特克雷的作品《追踪者》,这本书是她从图书馆外文部借来,自己在家中翻译的,厚厚的一叠稿纸,就是她这些年自学英语水平的证明。

  “我口语不行,只能从翻译这个工作入手。”袁大姐说,自己的口语是练不出来了,她现在把主要精力全放在文字翻译上,想着以后可以通过自己这二十多年自学英语的,过上好日子。袁大姐说,目前她能够看懂中国日报海外版,经常坐车去青岛市图书馆,看些外国新闻,像邮报、纽约时报、时代周刊这些合订集。但真正意义上的翻译工作,因为接触不到这个圈子,一直没有什么进展,自己这二十多年的努力从没有变现过。

  袁大姐说,自己开始拾荒就是这一两年的事儿,这工作虽然辛苦,但用不着和嘲笑她的人打交道,时间也相对,方便她学英语。下午,捡完垃圾,袁英慧回到出租屋,洗洗手,准备抄写英语文章。

  简陋的房间里,仅有的电器是一个电热锅,平时袁英慧用它来热馒头和咸菜。电热锅里撞着满满的一锅馒头。由于袁英慧至今仍是独身一人,这些馒头,她能吃上一个星期。

  对于村子周边每个垃圾桶的,袁英慧了如指掌。其实要当英语翻译,也需要通过一定的资格考试,关于这点,袁大姐说她也考虑过,但费用的问题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,自己岁数大了,也没什么野心了,只想着能用自己学到的知识,让生活过得轻松点,能够解决问题是最重要的。

  从少时离家到如今,袁大姐基本上跟家里很少来往,她至今未婚,家中还有一个弟弟,已经成家立业,每年村里发的福利,弟弟会约姐姐在村里的邮政储蓄所见面,钱物转交给她,一年两次,最近一次是刚刚过去的中秋节。袁大姐说她不怪弟弟,自己现在这样,也怕弟弟和弟弟家的孩子在村里面抬不起头来。

  因为全部的心思都花在了自学英语,打工了20多年一直居无定所,也没有任何积蓄。尽管日子过得很苦,但袁大姐自己有朝一日英语学成之后,一定能够改善自己的生活。袁大姐自学英语的过程非常刻苦,天天听录音机,听英语教材里的新闻,每天听2到3个小时,上下午各听一次,然后不懂的单词一个一个在字典里查。

  谈到未来的规划,袁大姐说,下一步她要学电脑、给自己的住处装上一根网线。之前有人说,不会电脑,干不了翻译这行,人家不收手写的译本,所以她一直求来采访她的,希望有人可以帮助她解决电脑这个问题,有不用的二手电脑,可以借给她用用。

  “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还是会选择这样活。”袁大姐说,她知道如果当初自己选择当一个农村妇女会过上什么样的日子,那种一眼能望到头的日子,不是她想要的,她相信知识,相信学英语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  袁大姐说,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租一间自己的小院,种些花花草草,养些鸡鸭猫狗,她相信自己二十多年的学习能够帮助她过上这样的日子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k121.cn/show.asp?id=38790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