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
游客,欢迎您!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影评 > 正文

飞地影评 掉头去呼和浩特!

作者:东方龙 来源: 日期:2018/10/7 23:04:02 人气:0 加入收藏 标签:英文影评

  我开始构思这个关于江湖的电影时,回顾了过去的很多作品,包括我从《任逍遥》和《三峡》里剪掉的片段。然后我意识到,这两部电影里的角色可以融合成一个人,可以做我新片《江湖儿女》的主人公。 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想法——从我的旧作中创造出一部新的电影。

  提起“江湖”,大多人首先想到的或许是邵氏的张彻,是狄龙与姜大卫这对绝代双骄的及热血,或许是《PTU》,是《》,是杜琪峰精心布局的枪林弹雨与夜色迷魂阵。见惯了港产片里的爱欲江湖,初看贾导的《江湖儿女》未必引起你全心全意的共鸣。但在他缓慢的镜头之下,人物的情绪,世界的变化,都细致微小得如同电影英译名里的ash,即尘埃。当他构建起的世界崩塌,仿似低气压平地一声雷,闪电犹如灿烂的火花。

  《江湖儿女》原名《与爱情》。贾导本人表示很喜欢这个名字,因为“我们人这十几年忙忙叨叨,无非是与爱情。好像我们对情感的依赖、对的依赖,对情感的跟对的是一样高的。”最终的片名定为《江湖儿女》,则是借此致敬费穆导演的同名遗作。

  影片最初,贾导都在为我们描绘他的“江湖”场景:在迪厅的霓虹灯下与情人对舞,一众人对饮“五湖四海”酒,这边厢有人被恭敬称作大哥,那边厢轻狂的小青年急切盼望出头。坟头的国标舞令人失笑,却也不失:命运的向来不讲道理,尤其是,当你处在“江湖”。承不承认都好,势、义、情,都与生命一般脆弱。但那种尽全力维持与的姿态,既摩登又实际,即便明知夹杂着的造势,往往也令人。

  巧巧因斌哥而,斌哥却已,于是乎观众都只记得巧巧对斌哥单方面的爱。但回想当初一句“掉头!去呼和浩特!”到底还是浪漫有气度的。昔日风光的江湖大哥,直至今日已无人问津,在浮浮沉沉之际,男女主人翁的感情也已经冷却。令人不得不感慨:声色有如过眼云烟,但总有甘情愿驻守悲惨世界。没有承诺,没有蜜语甜言,一转身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。再提起当事人,我们会想到,狠,无情,负心,无数的坏名声,蒸发出来的,其实不过“怕输”二字。但其实,谁人又无弱点呢。因情而结合,因变故而移情,因“义”字而长伴,最后因理解而分开,往往没有逻辑可言。

  整部电影里最“离奇”,也是我最喜欢的桥段。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,偶然邂逅的克拉玛依男子,是巧巧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。然而就在巧巧封闭的心几乎要打开时,她选择了逃离,二人的交集就此凝固在了火车厢寂寞的拥抱里。令人发笑的是,溜走后的巧巧竟然真的在广袤的天际见到了UFO,一无所有时夜空的奇异星光碎片,不得不说,苦涩之中又有点浪漫,仿似要为巧巧的心情换个布景,也像贾樟柯对电影之外的现实世界做出的脸。

  熟知贾樟柯的影迷不会想不起,在《三峡》里,一个飞碟突然划过奉节县城的天际,随着它的飞行线,主人公沈红(赵涛饰)出现,影片的另一半故事开始了。《江湖儿女》再次运用这一超现实手法,影迷不妨可以将此视为贾樟柯电影的通行密码。

  跋山涉水只身前往三峡,爱人相认,财物又被扒手偷走,无计可施的巧巧只有在饭店碰瓷,做起了变相“扒手”。看到这段不禁失笑,为她在特殊境遇下的“之道”而唏嘘。笑过之后又突然惊醒,这里的巧巧,难道不是变作了《小武》中的主人公小武吗!小县城里屡教不改的“惯偷”,那个贫穷的理想主义者,恋旧而传统,却只能在的灰色地带徘徊,以换回某些满足和安慰。又或者,巧巧一上所遇到的人,都是小武,偷走她钱财的人,心怀不轨的摩托司机,骗她同行的克拉玛依男人。纯情与,眷恋与狼狈,同时交织在每一个人身上......

  看过电影之后读了不少评价,劣评里一大半在说贾导“毫无长进”“重复”,甚至连“重复使用同一演员”都成为大家争相的话题。但你看小津安二郎,静静地拍,一个家庭,拍了一辈子,用同样的镜位,同样的演员。安东尼奥尼,就是那张脸,一个女人,那个女人。在那个时代没有人会质疑。蔡明亮,所有电影都在拍他的灵感缪斯,“我要一直拍他,拍到我为止。如果他比我先,那我就没有电影了。”我想真诚地反问,其实自溺又有什么不好呢?社会对新意与潮流的追逐,真是令惑不解的迷。

  我觉得多少年之后,我们再看人,就像这个电影的英文片名一样,灰烬是最洁白的。我们终究会化为灰烬。只有拥有这样一种时间观点的时候,我们才会体察,会原谅,会心怀恻隐的去面对电影中每一个有毛病的人。

  这当然不是贾樟柯最好的电影,它确是有些粗糙。但正如贾导说的,“由真及美,接受多样性,这个世界会更美。”而我作为浪漫派的囚徒,按理不会轻易接受贾导接近的风格手法,但正如美丽根本没有标准,喜好更如无定风向,又哪有什么理所应该呢。同样是缓慢,蔡明亮的电影更像是给我充分造梦的时间,在漫长而深情的镜头里,我得以获得充沛的。而贾导的电影令我看到的,则是世界的变化,周遭的变化,风吹草动,情感的迁徙。这种变化是无限接近真实的。多样性、包容、多元,皆来自补充,而不是天生的自动对焦。电影带给我最多的,更像是虚幻浪漫与真实生活的一种平衡。

  都说戏子无情,最无情的其实是观众,掉转头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身后那班戏子还得下台,卸了妆一样有血有肉。

  贾樟柯指导第一部长片。该片讲述了生活在中部某小县城的梁小武在接连失去友情、爱情和亲情后最终失去,成为囚徒的过程。影片于1998年2月18日在上映,被誉为“诚实表达了正在活着的中国人的气息”的佳作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k121.cn/show.asp?id=37709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